位置:手机投注彩票 > 文体 >

童话“超体裁”?从《面包男孩2》看童话的“更生”-童话属于什么

| 发布者:admin

  继广受好评的长篇童话《面包男孩》后,儿童文学作家李姗姗新作《面包男孩2:你爱苦瓜我爱糖》仍由时代华文书局出版。近日,该书作品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束沛德、海飞、张明舟、方卫平、马光复、徐德霞等作家、评论家云集,围绕李姗姗作品以及童话写作的文学性、艺术性、可能性等多方面展开探讨。

  很有意思的是,在梳理成人文学作家进入儿童文学写作时,我们发现,绝大部分作家选择的路径是童话。童话独有的奇幻与浪漫,对儿童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是儿童文学中最具有儿童特点、也是最受儿童欢迎的文体之一。童话通过充满童趣的叙述层,与现实对应的中间面,再往深挖,乃至人生意味与生命价值的层面,语言与意象在不同层面上呈现永恒的心理意义,以多种方式丰富着我们的内心生活和人生历程。纵观近年来的儿童文学创作,童话创作的突破给我们带来的惊喜是最大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童话创作是自我矮化了的,童话绝不仅仅是猫叫狗跳。事实上,正是由于童话是最具有象征涵义的文体类型,童话的象征隐喻之美几乎是与生俱来的美学特质,童话不仅承载着人类的历史经验和文化记忆,而且越来越多地融入了作者个人的人生体验、生活感悟以及对人际关系、人与自然万物关系的认知。

  而且,从近年来童话写作的突破来看,童话写作呈现出了一种超文本的趋势。比如,童话写作与幻想儿童小说的跨界,幻想部分与现实生活部分无缝贴合,融为一体,李姗姗作品就体现出了这一特点。比如汤汤,她从民间童话、传说与志怪小说中获取灵感,将一种完全陌生化的人物形态导入到童话写作中。比如周静童话,将自己的体验、感悟、哲思包括小说叙述融为一体,同时融入了湖湘文化中具有神异色彩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总而言之,打破传统童话写作束缚的“超文体童话”,正是童话这一体裁取得长足进步的原因之一。李姗姗作品的独有特点是,奇特的想象,充实的细节,流畅且颇富幽默感的故事,浑然天成的童心童趣,对儿童生命状态的幽微洞察,真诚而明快,举重若轻。由此,李姗姗作品入选中宣部“优秀儿童文学出版工程”,荣获中国出版政府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入选“中国好书”“大众喜爱的50种图书”等。

  总而言之,进入新世纪的童话写作,正以其文本无可比拟的开放性和包容性,独特的表现形态,美妙奇异的情节结构,超越个体而指向普遍人生的审美意象,成为儿童文学中最为重要的实现自我突破的文体范畴之一。显然,“童话”从另一层面,拓宽了人对自身和世界从哲学意义上的追寻和探究。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