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手机投注彩票 > 文体 >

文学的题材和文体-王鼎钧!体裁和题材

| 发布者:admin

  有些人希望他的小说被改编成电影—改编权可以卖很多钱,小说家的知名度可以大大提高。有人因此照着电影剧本的要求构思他的小说。对此,文友们不以为然。写小说的人心里不能有文学奖?不能有电影?那么小说到底是什么?

  电影是戏剧,要求戏剧效果,它的题材要有“戏剧性”。人生里面有戏剧性,但是并不像电影戏剧要求的那么多,那么按照计划出现。所以,我们常常听到他们说“制造戏剧效果”—它有太多的“人为”。小说就比较“自然”。电影向小说取材,或是借重作家名气,争取他的读者,或是看中作品创意,可以借题发挥,至于题材内容,通常填不满那个叫做“戏剧结构”的模子。编导需要切去赘肉,隆鼻染发,甚至取它的基因重新造人,这就是“形式决定内容”,小说中原有的微言苦心就不见了。一般而言,小说是“内容决定形式”,多半不适合搬上银幕。

  如果哪一位小说家了解电影,对电影有情,他在取材布局的时候就顾到悬疑、伏线、笑料、高潮、人物动作、背景画面,他能满足改编剧本的需要,电影编导当然乐意采用。改编电影以后,这本小说所受的“损害”很小,我们乐观其成。不过这本小说在电影的制片和导演眼中并不是小说,而是有戏剧的“本事”。有些文友对这种事有非议,乃是不满意这种“低就”。

  现代读者很难摆脱“媒体的眩惑”,一本小说经过电视、电影、翻译几度轮回,就成佛成仙了。我个人的感觉,文学因此多一条路,文学作品因此多一条路。我不反对有人这样做,但不主张人人这样做。

  当年我们学习的时候,先进们谆谆告诫:小说要有具体的事件,通常是人和人之间的冲突,有冲突才有张力;冲突要步步升高,这才有高潮;高潮要急速下降,冲突解决;解决的方法要出人意表,这才有余味。不错,莫泊桑、契诃夫、欧·亨利都是这么写的,可是世界上有这么多作家,怎肯个个整齐划一、永远循规蹈矩?于是出现了“散文小说”、“反小说”。小说和散文的“冲突”虽然没有解决,“高潮”确实是下降了。

  我想,除非是故意用“实验”的态度写一篇作品,心中先不要预存“文体”的模式,先把文章写出来再说。咱们写这种文章,既没有功名,也没有学位,格式于我何有?就像生孩子,何必事先盘算他高个矮个、长脸圆脸?健康的宝宝总是很可爱。我们读作品,也不必先计较它是不是小说,也不必因为它“不是小说”就不爱它,天下文章岂能篇篇都是小说?当然,教授上台讲课,他不能以差不多、无所谓当讲义,他演讲的时候我们也要去听。“自由”不建筑在无知上,自由是超越或另辟蹊径。

  我把散文放在诗和小说中间,有时向诗倾斜,有时向戏剧倾斜,就像您看到的那样。我把小说题材都用散文处理了。比如,文学家们来看下面的内容:有一个男人内耳疼痛,去看医生,医生从他的耳朵里取出一粒水钻来。文学家们知道,这是散文。但是假如这样叙述:这个耳痛的男人由太太陪着去看医生,医生从他的耳朵里取出一粒水钻来,太太一看,这颗水钻并不是从她的首饰上掉下来的,那么它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是小说。《赤壁赋》写游江,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吹吹箫,唱唱歌,谈谈人生观,这是散文。渔夫出海,在大海中昼夜漂流,终于钓到一条大鱼,在钓竿钓线的两端,人和鱼一场生死搏斗,终于……这是小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散文,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小说。沧海月明珠有泪—散文,还君明珠双泪垂—小说。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散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小说。敌人的朋友也是敌人,敌人的敌人也是朋友—散文,敌人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敌人的敌人也是你的敌人—小说。画饼充饥(巴尔扎克在桌子上画一盘一盘的菜佐餐)—散文,望梅止渴(曹操说了一句“前有默林,可以歇马”,暗中派人打前站烧开水去了)—小说。用比喻来说“散文如散步,小说如高尔夫,戏剧如篮球”,或者说“散文如线,小说如网,戏剧如球”。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