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手机投注彩票 > 文体 >

付雪莲:课本平分歧体裁的讲授概述文体与文学体裁的区别

| 发布者:admin

  ——这是老师们私下评选出来的“2018儿童母语教育论坛·最美照片”,照片上的女主角,就是老付。

  她叫付雪莲,是亲近母语总课题组核心成员,亲读会总导师,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2018“阅读改变中国”年度点灯人。

  在2018儿童母语教育论坛上,作为学术主持的她,为大家拆了教材中不同文体的教学。一起来看看,她都拆出哪些精彩内容。

  教材的定义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在我们现在这个语境里,取的是狭义的教材,就是教科书。研究语文教科书就必须研究课文。

  在洪宗礼先生主编的《母语教材研究》中非常清楚地写着:中国的语文教科书,历来是由一篇篇课文(即选文)构成的。课文是语文教科书的主体,无论是把课文作为语文课程的学习对象,抑或将其视为学习语文的媒介、途径、手段,情形莫不如此。

  叶圣陶先生在《略读指导举隅》一书的前言中说:国文教学的目标,在养成阅读书籍的习惯,培植欣赏文学的能力,训练写作文字的技能。这些事不能凭空着手,都得有所凭借。凭借什么?就是课本或选文。有了课本或选文,然后养成、培植、训练的工作得以着手。

  纵观百年来的各种语文教科书,无论是文选型教材还是用写作知识、技能和语言学的某些知识统领的教材,无论是综合性教材还是分科型教材,无论是专题型教材还是模块型教材,都是以课文为主体。教科书的所有编辑设计,也都离不开课文。

  一是工具层面。课文是语文知识的载体,是语文能力历练和语感积累的凭借。我们会发现,几乎所有的语文知识都能从一篇篇课文中学到。

  比如,阅读列夫·托尔斯泰的《穷人》一文,我们完全可以从中学到构字法、词法、句法、章法、文章读法和写法,标点的使用,乃至修辞、文体、文学知识等等。

  二是人文层面。课文又是多样文化的载体,是文化传承、道德熏陶、人格塑造、情感陶冶、审美教育的凭借。

  早在1905年,庄俞、蒋维乔就在《最新国文教科书》(初等小学堂课本)的序言中这样这样写道:凡关于立身(如私德、公德及饮食、衣服、言语、动作、卫生、体操等)、居家(如孝亲、敬长、慈幼及洒扫、应对等)、处世(如交友、待人、接物及爱国等),以至事物浅近之理由(如天文、地理、地文、动物、植物、矿物、生理、化学及历史、政法、武备等),与治生之所不可缺者(如农业、工业、商业及书信、账簿、契约、钱币等),皆萃于此书。

  至于文体,古人的文体意识产生得比较早,最早提出文体一说的还要追溯到先秦时期的《尚书》。《尚书·毕命篇》中曾明确地提出了“词尚体要”的说法。

  早在南朝,刘勰在《文心雕龙》中就曾指出读书论文首先要重视文体。此后,历代文论家都十分重视阅读的文体意识。

  不同的文体有不同的特点,只有依据不同的文体特点来阅读,才能读懂文章的内涵、读出作者的情志,进而读出文本的个性。

  亲爱的,说明写便条的人和你关系很密切,他能在你不在的时候翻冰箱,肯定跟你关系不一般,因为可以随时出入你的房间嘛。

  可能是闺蜜,也可能是男朋友,为什么不是老公呢?因为当一个男人成为你老公的时候,他一般不会跟你这么客气。

  这就是诗歌。自然要求采取文学鉴赏的取向:例如,“冰箱”和“葡萄”,你要看成意象,或者是象征。“你”与“我”之间的对举,就要求我们探寻其中诗的言语表达。

  这是剧本,是我在王荣生老师的例子上延伸出来的。内容与前面一样,但是你读的方式又是跟前两种不一样的。

  有些学者曾指出:鲁迅的《狂人日记》就是开心态小说的先河,《阿Q正传》是传记体的变格,《药》写了四个场景,是戏剧体小说,《社戏》是抒情体小说,《猫和兔》是寓言体小说,《一件小事》是随笔体小说,《示众》是速写式小说……

  你看,同一文体,同一体裁,同一作家的作品,如果风格不同,我们所要采取的阅读取向也是有区别的。

  所以,当我们面对教材时一定要有文体意识,这样才能采用更正常的、更常态化的文体取向去正确地阅读文本。

  常态就是把小说当做小说读,把诗歌当做诗歌读,把散文当做散文读。常态取向是一种需要学习才能获得的阅读能力。

  异态是采取与通常不一样的阅读取向,比如依据小说中的描写,研究那时候的服饰样貌,这样一说就让给我们想起红学研究。

  还有一种就是变态的,就是扭曲的阅读取向,基于某种错误的观念,有意或习惯性地曲解文本。以事件旁观目击者的角度,比如对虚构小说中的人物横加评判,以欣赏好词好句的心态去读法布尔的《昆虫记》,这些都是属于阅读的变态取向。

  其实,说这么多,阿德勒在《如何阅读一本书》中阐述“分析性阅读”时,第一条规则就是:“依照书的种类和主题做分类。”——“你一定要知道自己在读的是哪一类书,而且越早知道越好。最好早在你开始阅读之前就知道”。

  确实是这样。我们先看国外的文体分类,还算比较清晰的。分为虚构类和非虚构类、连续性和非连续性、文学和非文学,文学又分为三种:戏剧、诗歌、小说。

  在中国,文体分类就非常复杂了,比如,议论文、说明文、记叙文等等。还有,我们课标里写道:叙事性作品、说明、优秀诗文等。这是一个非常大、非常泛的分类,混乱不清晰。老师们的感觉也不太清晰,不知道到底该怎么教。

  这里有很多原因。一是跟我们真实的阅读习惯有关,我们不太会去想它是童话还是寓言,也不太会考虑该怎么去读。

  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朱自强老师的书《小学语文儿童文学教学法》,这本书线种阅读法。我非常喜欢其中的天真阅读法、欲言又止法、从善如流法等等,非常好玩。

  这本书的后面还有一个书目,介绍了300多本书。朱老师是怎么进行文体分类的呢?他的分类是:图画书,写实故事、童话故事、诗歌、散文、写实小说、幻想小说、动物小说、科幻小说、纪实文学、科学美文。

  作为一名一线老师,梳理完整个教材之后,我也进行了分类,非专业的分类——韵文类、诗文类、叙事类、散文类,实用类。

  举个例子,叙事性、抒情性、说理性、说明性、描述性,各类散文之间还有很大的不同。你不能说你用一种读散文的方法读所有的文章,一招鲜吃不遍天。

  韵文类。韵文类最重要的教学方法就是唱读或者诵读。在低年级阶段,它的目的是识字,在琅琅上口中识字。

  散文类比较复杂,我们主要用的方法是朗读。所有的散文都有一条主线,当然,还有其他的线索在里面。每一种散文类型的线也是不同的,读一篇散文,最重要的是读出作者的感受。

  教材里有两个最勤奋的男人,一个是林清玄,因为他有个文章叫《和时间赛跑》。他很小的时候每天就要求自己写500字,后来是2000字、2500字,因为他要和时间赛跑。还有一个是朱自清,他总是急匆匆地。这些文章都是抒情类的,阅读这类散文的方式又和阅读《珍珠鸟》(叙事类)又不一样。

  实用类。这是很重要的一项,不能忽略,但是,我们还是以儿童文学为主。比较常用的方法是默读、跳读、速读、浏览、学习批注,主要的指向是提取信息、得出结论、指导实践,最后,我们走向的是该怎么做。

  很多老师文体不清时,阅读一篇说明书,他会说:“来,孩子,美美地读!”生活中,读一篇手机说明书,你干嘛要美美地读?这很不合适。

  世界并非非黑即白,我们有更好的平台——亲读会。让孩子学好语文,爱上阅读。我们一起努力,把小语带向更深处,把阅读带到更美好的地方。

  如果你感觉听线上课还不过瘾,你可以去成都参加由亲近母语研究院主办、成都泡桐树小学承办的“”,现场观摩付老师的研讨课、说课和拆书。

  我们还将遇到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梅子涵、亲近母语创始人徐冬梅、亲近母语总课题组核心成员邵龙霞、孔晓艳等名家名师,听他们讲述文学阅读、书香校园建设、主题阅读、儿童诵读等内容。欢迎您的到来。

2 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