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手机投注彩票 > 专栏 >

报刊专栏文章自正在万岁结尾沦为自正在消

| 发布者:admin

  张晓舟的文字很有战斗力——一种元气充沛、凌厉酣畅的战斗力。一般来说,受篇幅所限,报刊专栏文章所展示的,多是文字间的一些小聪明和小智慧,所谓螺蛳壳里做道场,写作者很少能够将触角深入到真正的思想领域。张晓舟的专栏却显然不是这样,他的文字总是锐气十足,其中有道义,也有担当,但又并非一味地使用蛮力。正像他在一篇文章中所说的那样,你可以战斗,但不能只懂得扭打,近身相搏的真打实斗固然能够击中目标,然而,兵不血刃的笑与坏笑才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是的,张晓舟的文字其实就是一种带着笑和坏笑的思想利器。

  很少有人敢于将中国当下的房地产热,揭示得如此一针见血、针针见血;很少有人能够将中国当代魔幻现实主义无奇不有、光怪陆离的社会现状,分析得如此力透纸背、入木三分。说实话,读张晓舟有关城市拆迁和旧城改造的文章,我常常忍不住击节赞叹、大呼过瘾,他的文字所及,不仅痛陈当下方兴未艾的拆旧、翻新、仿古,实是对中国城市文化毁井找水、竭泽而渔的致命伤害,同时,他也将批判的矛头直指中国城建规划背后的托手,并坦陈炒地皮其实正是官僚资本的一大命脉。张晓舟历数中国古建筑和城市传统格局数十年来所遭遇过的重创——在建国后的社会主义建设中被摧毁一次,在“文革”破四旧中又被摧毁一次,在官商联袂的新时期遭受最后一击。于是,中国城市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沦为一种双重赝品:仿古和仿洋乱点鸳鸯,官僚与资本两小无猜。而新时期所谓的“旧城改造”,究其实质既是“城市发展的加速度,同时也是贪腐的加速度,以及,传统沦丧的加速度。”

  对于当今社会的经济发展和文化现象,张晓舟概括为“多碳经济奇迹兼低智文化传奇”。毋庸讳言,中国持续的经济发展其实是以牺牲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为其代价的,而中国经济被房地产绑架,遭官僚资本劫持,也是一个有目共睹的事实。如果说强势的政治所催生出的是一个“大国小民”的社会环境,在政府和公民之间缺少宽松的“社会”,在“国”和“家”之间缺少充裕的公共空间;而五光十色的消费主义则逐渐拉开了城市大众与政治意识形态之间的距离,“反抗无功,唯有游戏”,他们宁愿在谎言的帝国里快乐消费、娱乐至死,却懒得质疑生存、直面现实。张晓舟所谓:“自由万岁,最后仅仅沦为自由消费。”就是这个时代的真相。那么,能够指望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挺身而出,为捍卫自身利益奔走呼号吗?同样可疑!事实上,就连中产阶级自身的身份也是非常尴尬的,他们既得益于体制,也必须依附于体制,最终只能在使命感和原罪感之间左右摇摆、纠结不定。

  在张晓舟的专栏中还有很多关于摇滚乐的文章,但与一般乐评人的文章不同,张晓舟并非就乐论乐,他更关心的其实是与摇滚乐密切相关的“低智文化”现象。在评论小河的《绿色兵团》之余,张晓舟曾经这样说道:“我们的精神被像螺丝一样拧紧在社会主义战车上,而我们的肉体已经被资本主义五马分尸,我们把身体交给国家,而国家把医院交给市场,也把我们交给市场,于是从社会主义到资本主义,我们把自己贴上不同标签,不断变卖给走进新时代的乔装打扮的国家,肉身在国家与市场之间流离,病变的身体被病变的社会出卖。”摇滚乐就像一面镜子,清晰地映射出当下中国的社会现实。

  “危险”与“邪恶”云云,原本是张晓舟评论摇滚乐时常用的词汇,这些词汇在他那里不但没有任何贬义,反而隐含着一丝赞美的语气。在张晓舟笔下,它们无不带有笑和坏笑的质地,用于他本人的文章其实同样合适——带有昂扬的激情,带有旺盛的斗志,以一种更加自由、有趣的方式,普及公民常识,推广普世价值。

  《死城漫游指南》张晓舟 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年11月出版。定价:38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2 我喜欢